您的瀏覽器不支援 JavaScript,但並不影響您獲取本網站的資訊。

:::

媒體剪輯

機器人比摺紙飛機 冠軍從缺…理由好深刻

2016-03-07 / 聯合報 Focus / 陳皓嬿

•把分數當目標做出來的東西,不能服務人、也沒辦法用。

•量化指標是衡量工具,若誤當成目標,會成為數字俘虜。

國家實驗研究院儀器科技研究中心昨天舉辦「國研盃智慧機械設計競賽」,共14隊大專院校學生組團參加,參賽者的任務是:設計能夠自動摺紙、並且發射出紙飛機的機器人。

根據規定,機器人在規定時間內,只能進行「摺紙」、「裁紙」和「發射」3個動作;機器人的體積越小、且紙飛機發射總距離最高者,獲得最高分。

大部分隊伍中規中矩,做了類似「影印機+打擊場發球機」組合的摺紙發射機;但機器構造複雜,動不動卡紙、故障,導致飛機不是不成形、射不出去,就是射出去也飛不遠,失敗。

飛機揉成紙團 創意取勝

其中有兩隊發射成功,但他們的「紙飛機」卻引人側目,因為那實在不能說是「紙飛機」。

一隊的機器人非常迷你、能放在手掌上,只見學生將A4紙的一角插入機器中,「嚓」地一聲,原來是靠快速旋轉的刀片削下A4紙一角,削切力量將紙片噴發出去;雖然射程不遠、僅20公分,但因機器體積超小,因此獲得高分。

另一隊則將A4紙靠推送手臂擠入水管,壓成皺紙團後,再用高速旋轉的輪胎擠壓發射,讓觀看賽況直播的網友忍不住吐槽:「這不是紙飛機,應該是投石器、迫擊砲吧!」

好有創意、真聰明、跳脫框架思考…不少網友和觀賽者這樣稱讚他們。成績公布,「紙片飛機」獲得第二名,「紙團飛機」則得到佳作,但:可代表台灣出國參賽的第一名,從缺。

為什麼?

你做的東西 不能只會飛

「你參加這個設計比賽、做的東西到底要幹嘛?」頒獎典禮上,儀科中心主任、清大動機系教授葉哲良「打臉質問」,做為冠軍從缺的答案。

他先指出,設計比賽的目的,是做出能夠服務人、讓人能使用的產品,它有個非常基本的準則:

“產品是否具備「可控制性」和「可重複性」,也就是每次使用都可以得到希望的結果,且結果能夠一再被複製。”

「如果你去youtube看,別人已經做出非常厲害的機器人,一分鐘可以射15台紙飛機,每台平均可飛5到10公尺。」葉哲良問現場學生有誰做到符合可控性及可重複性這兩點,請舉手?

沒人敢舉手。仔細想想,「紙片飛機」和「紙團飛機」的確都不行。

葉哲良接著再問,這個比賽的目標是什麼?「宗旨寫得清清楚楚:要做出air plane,不是只是會飛的東西、而是真的能用的飛行器。」

投石器算飛行器嗎?(算,他後來說,這是很古老的飛行器)那紙屑呢?「當然不算,因為紙屑會亂飛、無法被控制,如果你把飛機設計成紙屑這樣,那就會今天飛東京、明天飛南海,春天掉到台灣海峽、秋天被颱風捲走。」葉哲良說。

光是會飛、可以得高分,但卻不能用,這是「紙片飛機」無法得到冠軍的原因。

把分數當目標 作品沒有用

“以後不管碰到什麼題目,你去職場、當教授,請你給學生、工程師或你的老闆清楚的定義,這是參加這個比賽你要學到、最重要的一件事情。

你不要跟老闆講說,我做給你的東西可以達到什麼樣的分數,然後把這當目標。我告訴你,分數絕對不是這個社會需要的目標,這個社會需要的目標,是可以服務人類、使用的工程品。

若把分數當做目標,你做出來的東西都會沒辦法用。”

葉哲良重話提醒參賽學生。的確,這是個KPI(關鍵績效指標)當道的時代,從品牌媒體曝光度、廣告和內容點擊量到臉書社群的觸及數、按讚數…KPI彷彿成了成者為王、敗者為寇的裁判,將成敗一刀劃分開來。

但KPI、或者該說分數的本質與功能,是作為「讓人能夠有系統、量化可比較地檢核產品成果效益,進而改善、精進品質」的衡量「工具」,若誤當成目標,就會走上永無止盡地追求之路,成為俘虜、迷失在數字海中而找不到價值。(葉哲良在頒獎典禮的致詞錄音)

問題總是複雜 莫忘初衷

當然問題總沒那麼單純。

訪問打造紙團、紙片飛機製造機的學生,他們說,一開始也是從摺紙機器人開始做起,但眼看比賽日接近卻一直失敗,才改變策略;對工程來說,在期限內把東西做出來且堪用,是很實際的要求。

另一方面,參賽學生的確志在得獎,因為總決賽是國際賽,寫在研究所申請書上能獲認可;連葉哲良都承認,在這個考量之下,他也會選擇做紙片機器人以獲得高分。

所以選擇本身並無對錯,但在取捨難題之間,比較好的方法是:莫忘初衷、時時檢視自己的決定有無偏離事情的本質與價值。

更新日期:2016 年 11 月 4 日